杭州新世相:房子车子妹子全靠摇一摇

[2018-04-01]
不确定的城市
爱因斯坦说:“无论如何,我都确信,上帝不会掷骰子。”
但是,后来量子力学打了老爱的脸,随机性也是物理世界的内禀性质之一。一些事情是非决定论的——它们发生就是发生了,人们永远找不出原因。
这么听起来,杭州人买一套房子,都要公证摇号,掷个骰子,是不是没那么难理解了?
80后码农小奇,前年一到杭州上班,就忙着买房。
没想到首付刚筹到,悲催地被限购了。今年春节后,小奇社保终于满2年,又踌躇满志踏上买房路。结果,某热盘的关系才托好,又要公证摇号了!
都说小奇这样的80后、90后,是最幸福的一代,没经历过3年大饥荒,又享有父辈攒下的积蓄。
想吃地道港式早茶,买张机票一早直飞香港;想shopping了,拿上护照、信用卡,直接横扫巴黎,不买上几个LV心理都不痛快……
一切是不是就像尤瓦尔•赫拉利在《人类简史》里预言的那样?
人类已达到前所未有的繁荣、健康与和谐,经济增长带来了丰富的食物、药品、能源和原材料。接下来惟一的议题,是如何长生不死,幸福快乐。
然而并没有,即便在“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”杭州,公共资源似乎也在变得越来越紧张。
昨天,杭州桃李春风的春风里市集
车牌要摇一摇,学号要摇一摇,房子要摇一摇,小区常包车位要摇一摇,大学热门教室要摇一摇,连女朋友,都要用手机摇一摇……
一想到,未来的生活被淹没在各种不确定性里,小奇的内心就有几分苍凉。
就像周迅在歌里唱的:“我飘呀飘你摇呀摇,无根的野草;当梦醒了天晴了,如何再飘渺?”
有时他想,早知道活在世上,每天都要从千万人里杀出重围,还不如不出生呢!但室友提醒他:他能够出生,正是因为在几亿精子里“摇一摇”成功胜出……
房子车子妹子全靠摇一摇,就是我们这代杭州人的宿命。
与其抗拒,不如愉快地接受不确定性的美感。毕竟,杭州4月的春光如此骀荡,在樱花和新茶的气息里,摇到一位美丽的妹子,也很幸福啊!
房子:刚需的救赎
前天一整天,雪梨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。
有小道消息说,杭州公证摇号的细则会在当晚推出。然而,一直等到晚9点多,《杭州发布》终于推送,也没等来那个细则。
作为100%的刚需小白,之前,雪梨一直像无头苍蝇一样,在各售楼处转悠,尝尽冷眼。
拿不出全款,没有关系,又捆不起车位装修,还搞不清哪里买得到号子,雪梨一次次扑空。现在,杭州终于要公证摇号,她看到了一线曙光。
喜的是,像创世纪这样的“超级网红”,她也有机会去试试手气。
忧的是,万一许多原本不打算买房的人,也挤进来摇号,几万人同摇几百套房源,她的机会又变得非常渺茫。
她希望,政府出台的细则,能像武汉、成都那样,对刚需有所倾斜。
前天,招商公园1872售楼处开放现场
以武汉为例,只要满足三个条件:在武汉市无自有住房;符合武汉住房限购政策规定;自本次购房之日起前3年内无住房交易记录;可通过公证摇号优先选房。
成都则在昨日,发布了公证摇号《补充通知》,商品房开盘将按“棚改货币化安置住户、刚需家庭、普通登记购房人”的顺序摇号排序。
与雪梨对摇号的期待不同,一个办公室的仁叔,这几天电话就没断过。
两个月前,仁叔刚卖掉滨江的老房子,准备换萧山市北西某限价盘,关系老早托好了,这几天就要开盘。摇号新政一出,仁叔简直急火攻心。
好在那个盘预售证已领出来了。前天晚上8点多,仁叔突然接到销售员电话,让他1小时之内,带着全款去签合同。
因为是新政前最后一次“打捞”全款客户,开发商也很绝,就算天大的关系,六成首付也一律没戏。
听说仁叔“紧踩铃”连夜买到了房,雪梨心中,掠过一丝羡慕妒忌恨。
学号:小升初的烦恼
不过,在这个世界,谁的生活又是容易的呢?
比如雪梨的主管阿黑,老杭州人, 5年前就全家动员,开始为孩子幼升小做准备了。
阿黑家在下城区,按公办小区片区划分,以后孩子小学、初中读的是朝晖小学、朝晖中学。但下城的学区,在老杭州眼里都不够好。
现在生活都富足了,名牌衣服包包都不稀奇。大家暗中比拼的,就是孩子的成绩。
三四百一堂课的兴趣班,眼睛都不眨一下,自己却连只好口红都舍不得买。有的为孩子读名校,花几百万买套“天价学区房”,一家三口窝在30多㎡的老破小里,一住就是6年。
阿黑也不例外,一心想把孩子送进民办小学。但人家不但要面试孩子,还要面试家长。
阿黑提前一年,就在准备试题,攒着攒着都凑成一本书了。终于,不负众望,孩子顺利读上了民办。她的这本幼升小“宝典”,至今仍在众多宝妈手中流传。
安生日子过不了两年,如今,又要面临“小升初”摇号的烦恼。
2009年,杭州民办小学取消直升相关初中的政策一出,大批孩子在上民办的家长,一片哀嚎。
除非孩子成绩真的拔尖,事先拿到录取通知书。要不然,民办小学的孩子想读好的民办初中,还得摇号。摇不到,就要回到户籍对应的公立初中就读。
若真是这样,岂不是六年功夫白费,一夜回到解放前?
阿黑只能往好处想,至少当初进了民办小学,现在还有两个选择。摇到号了最好,摇不上,现在小学直升的初中也还过得去。
车牌:狼来了之后
对翔子来说,他永远忘不了的,是2014年3月28日,杭州车牌摇号政策落地。
新政出台当晚,各大4S店通宵达旦,卖车、上牌。翔子心里明白,这一次真的不再是“狼来了”。新政靴子一旦落地,要想再上杭州车牌,就只能靠摇号了。
起初,翔子与大多数人想的一样,该摇号就摇号呗,总能摇到不是?
他的一个朋友,辞职环游世界,结果半年后在阿根廷,收到了车牌摇号中签的喜讯。
可翔子就没这么幸运了。这一摇,整整摇了4年。每个月底,他总是格外期待手机短信响起,但总是以失望告终。
4年前,翔子没连夜买车上牌,主要是那时用车还不迫切。毕竟刚毕业不久,工资也不高,又没买房,养一辆车的成本还是高了些。
两年前,翔子在城北买了套二手房,还按揭压力不小。没摇到车牌,对他来说,反而有那么一丝庆幸。
好在他调去嘉兴分公司,平时就开单位里那辆浙F的车。
“最怕的,是每个月回杭州总部开会,外地车牌限行不方便。”翔子说,刚开始竞价时,1万多一个车牌,觉得好贵啊!现在都涨到5万了,反而觉得没那么贵了。
比起杭州的房价,一个最便宜的号子费都比车牌要贵。
翔子说,他准备继续摇号看看,身边中签的朋友越来越多了,风水轮流转,总快要轮到了吧?
其实,就算摇到车牌,也不是没烦恼啊!
翔子买的那个小区,车子都停在路面上,100元包月。由于车多位子少,每年业主都要摇一次号,重新分配车位。万一没摇中,就得成天吃罚单了……
妹子:一切是缘份
当然,“摇一摇”的生活状态,带给人们的,并不总是焦虑。
比如我的前同事小白,90后,另一半就是通过微信的“摇一摇”,给摇到的。
2011年底,还在读大三的小白,从室友那学会了“摇一摇”。拿起手机一甩,周边同时在摇手机的人,就会出现在列表里。头像看着还满意的,打个招呼,就算认识了。
当时,正在杭州出差的谭先生,跟小白摇上了。一看双方距离不远,鬼使神差地就加了好友。
那时的微信,还没有朋友圈,也没有视频聊天。两人的了解,只局限于聊天框里的几张自拍片,以及语音中彼此的声音。
第一次见面,小白感觉空气中都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。
从网友到恋人,小白与谭先生就这么奇妙地走向了婚姻殿堂。2013年,毕业一年后,小白与谭先生举办了婚礼。
“摇一摇”之外,滴滴顺风车也是牵线好能手。
约半个月前,我的宅男好友叶先生,约上一群朋友喝茶。聚会的重点,是他的女友小邵。
多了另一半,朋友自然要调侃一番:怎么认识的呀?之前可没听你说起过。俩人相视一笑,搭顺风车的时候认识的,一来二往的就熟络了。
随着生活节奏变快,都市人的情感交流方式,变得更为闭塞。
摇一摇、顺风车遇上的人,最终发展成男女关系,本就带有一定的偶然性,也成为打破常规生活的一种新方式。
不确定性有时也很美,不是么?
这座城市的初心
本周四,杭州公证摇号新政出台的第二天,晴风丽日。
我和某开发商的杭州营销总,坐在下满觉陇22号的院子里,仔细分辨着笸箩里,2500元一斤和1800元一斤两种明前茶的品相。
因为预售证全部停发,这位营销总的工作计划,突然一下全被打乱了。
排好的关系户怎么办?不能再拒绝3成首付的客户,回款变慢怎么办?越想心越乱,她索性到湖边买点新茶,顺便散散心。
前天才摘下的龙井,芽叶鲜绿,在光亮的沸水中跃动,一股青草的气息弥漫开来。
院子的主人老胡,悠悠地说,家里一共有6亩茶山。明前茶都是改良的“龙井43号”,但真懂茶的人,更喜欢谷雨茶的浓郁口感,多是古老的“群体种”。
在我提议下,老胡带我们沿溪而行,来到白鹤峰他家的茶山。
嫩绿的山谷里,一陇一陇的茶田上攒簇着老树。一路盛开着紫花地丁和映山红,沙土松软,田埂的青石上长满苔藓和蕨菜。
“群体种”都是乾隆时就种下的,有200多年树龄,种在海拨三、四百米的山头上,刚冒芽。“浇的都是山泉水,半夜还经常有野猪跑。”老胡说。
突然间,我心中涌出一丝感动。
是的,这座城市越来越国际化,也越来越拥挤,充满了焦虑和不确定性。
但至少,200多年来,这片山谷每年都会催动芽叶,渲染春色。不需要“摇一摇”,你就能找到如期的感动和元气。这,才是许多人来到这城市的初心。
它是袁中郎笔下,“绿烟红雾,弥漫二十余里。歌吹为风,粉汗为雨,罗纨之盛,多于堤畔之柳,艳冶极矣”的杭州。
也是张岱笔下,“雨色空濛,何逊晴光滟潋”的杭州。
每一个时代,都有一个时代的乐与怒,爱与恨。即便房子车子妹子全靠摇一摇,我们内心的柔软,不会变。

展 开 全 文>>

热门推荐(杭城公寓不限购不限贷)

楼盘相关资讯 (9026)